<dd id="2yyl9"><pre id="2yyl9"></pre></dd>
    <rp id="2yyl9"></rp>
      <th id="2yyl9"><track id="2yyl9"></track></th>
      <rp id="2yyl9"></rp>

      日期:2016-05-25
      如果設計有任何力量的話,那就是整合的力量。


      2016-05-23 


      2016年普利茲克建筑獎得主Alejandro Aravena在2014年Ted論壇上的講述他的設計哲學,開篇說道:

      If there is any power in design, that's the power of synthesis.
      如果設計有任何力量的話,那就是整合的力量。


      The more complex the problem, the more the need for simplicity.
      問題越復雜,越需要簡化。



      Alejandro是一名出生在智利的建筑師,智利并不是一個富裕的國家,城市中有很多窮人,而Alejandro曾為他們設計過叫做“half of a good house”(半個好房子)的社會保障性住房項目。這個項目后來成為Alejandro最著名的設計作品之一。

      人口城鎮化,在全球都是一個趨勢。證據表明,人們在城市中能夠擁有更美好的生活。同時,這一人口遷移的趨勢也給社會帶來了大量棘手的問題。今天,地球上超過一半人口居住在城市中。這其中,有10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,占總城市人口的1/3。到2030年,預計有50億人將會生活在城市中,其中會有20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。這意味著,在未來14年內,“我們必須每周建造一座容納100萬人的城市”。否則,無數的人將依然會遷移到城市,聚居在貧民窟或棚戶區里,城市的陰暗面將會擴大,并影響到每一個居住在城市中的人。

      那怎么辦呢?

      Alejandro想要以一個建筑師的角度,尋求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。

      12年前Alejandro曾接到一個項目,要為智利北部伊基克市中心非法占據了半公頃土地的100個家庭設計一套社會保障性住房。他得到的預算是1萬美元。1萬美元的用途,包括買地,建房子,以及建相關基礎設施。

      也許你認為甲方(政府)提出這樣的要求,簡直是又讓馬兒跑,又讓馬兒不吃草嘛。但匪夷所思的要求還沒完:Alejandro認識到了這個項目的困難性,于是他“自作聰明”地采用了用戶參與式設計流程,也就是邀請這些家庭來一起討論解決方案,試圖用這種方式讓他們了解他的難處。這些家庭很快知道,建設高層廉價公寓樓是在這樣的預算下幾乎唯一的方案,但是他們不愿意住在高層公寓樓里,因為這樣他們就沒有可以擴建的院子啦!于是他們拿絕食來要挾,絕不同意高層公寓的解決方案……


      作為一個設計師,在遇到這類問題時我是崩潰的。但Alejandro并沒有。

      Alejandro說,

      We have a problem.
      So, we have to innovate.


      他提出了一個絕妙的方案:一個普通中產家庭擁有80平方米的住房是可接受的,但如果資金不夠,這個家庭可能只好去買40平方米的小房子。如果我們把這個40平方米的小房子,看做是一個80平方米的“好房子的一半”(half of a good house),來建造并提供給這些家庭,給予這些家庭另外40平方米的可拓展空間,那么這無疑鼓勵了這些家庭在未來財力足夠的時候“擴建”自己的房子,成功擁有一個完整的好房子。

      這個想法能夠在有限的預算內實現,又獲得了這些家庭的同意(實際上,這些家庭不僅同意,而且還非常樂意幫助修建工作——畢竟將來的另一半也是要他們自己建的)。Alexjandro的團隊將人們很難自己修建的那一半先建好,并完全留出另一半的空間。這樣:

      1. 每一個家庭雖然暫時住在40平方米的“一半好房子”里,但是都擁有了80平方米大房子的可能性;
      2. 每一個家庭都為了完成“另一半好房子”而充滿希望并努力工作;
      3. 每一個家庭都有了獨棟住宅的自定義可擴展性(這是家庭們極力要求的);
      4. 這種介于“獨棟住宅”和“聯排公寓”的解決方案,解決了預算不足的問題。

      沒過多久,搬進去的家庭們就有了各自多姿多樣的“另一半好房子”啦。


      當然,這個方法在中國并沒有什么卵用。但是這并不是我們今天討論的主題。。。

      Alejandro后來在很多城市都實驗了類似的建筑概念,并獲得了一再的成功。他說,這個項目之所以成功,是因為它通過一個好的設計,撬動了人們的自發性。如果沒有人們自主的努力建設,這個項目將會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到2030年,每周為人類修建一座100萬居民容量的城市,也同樣將會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      能夠撬動人們的自發性,我認為,這就是一種“整合”,就是“設計的力量”。

      Alejandro的TED演講,除了以上“半個好房子”的案例,他還舉了另外兩個案例,也非常精彩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,附上鏈接:
      Alejandro Aravena: My architectural philosophy? Bring the community into the process

      當設計師感覺到無力的時候,是因為設計師進入了“上帝視角”:認為設計師應該為所有問題負責,并找到解決方案。實際上,很多時候,人們有能力解決自己的問題,只需要一個好的設計來撬動或引導。

      設計的目的與其說是“給出正確的答案”,不如說是“提出正確的問題”。

      設計本身并沒有辦法解決所有問題,但是設計師式的思路是找到解決方案的關鍵線索:設計師更容易站在一個縱觀全局又細致入微的視角,因此設計師更容易整合各個方面的力量,找到最為合理有效的解決方式,然后用一種最能打動人心的形式表現出來。

      所謂的“問題越復雜,越需要簡化”。

      設計有它神奇的力量。而所有人的問題,當由所有人一起解決。



      作者:Joe Sun
      鏈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8775001/answer/101969417
      來源:知乎
     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。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,非商業轉載請注明出處。